<th id="gdn4m"></th>
      1. <span id="gdn4m"></span>
      2. <rp id="gdn4m"><object id="gdn4m"><blockquote id="gdn4m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

        <dd id="gdn4m"><track id="gdn4m"></track></dd>

        <em id="gdn4m"></em>

        本站點使用cookies,繼續瀏覽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s。Cookies和隱私政策

        面向新基建,打造IPv6+時代的智能IP網絡

        近日,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做客《華為技術》雜志,解讀基于IPv6+的SRv6、AI等智能IP網絡關鍵技術在新基建中的作用。

        文/唐新兵 華為數據通信產品線CTO
        wuhequan

        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

        IP網絡是新基建基礎中的基礎。隨著技術的更新迭代,企業加速轉型升級,IP網絡正在向智能化演進,通過引入大數據、AI技術和新一代協議,進行數據分析與閉環優化,IP網絡行業正迎來從傳統IP網絡到智能IP網絡的巨大飛躍。近日,《華為技術》對話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,針對IP網絡進化的深層次誘因以及未來發展方向等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。

        《華為技術》:“新型基礎設施建設”是大家非常關注的一個話題,企業和運營商的IP網絡在新基建當中將扮演什么樣的重要角色?

        鄔賀銓:新型基礎設施建設,主要包含信息基礎設施、融合基礎設施、創新基礎設施三個方面。信息基礎設施又包括三個方面:一個是通信網絡基礎設施,包括5G、物聯網、工業互聯網、衛星互聯網;其次是新技術基礎設施,包括云計算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;第三是算力基礎設施,包括數據中心、智能超算中心等。

        IP網絡是信息基礎設施的底層,5G、物聯網、工業互聯網的發展都離不開IP網絡;同時,IP網絡也是融合基礎設施(如智能電網、智能能源互聯網)以及創新基礎設施的基礎,可以說,IP網絡是新基建基礎之基礎,非常關鍵。

        《華為技術》:IP網絡是“新基建”的基礎,十分關鍵。當前千行百業的數字化轉型、融合創新發展對IP網絡提出了什么樣的新要求?

        鄔賀銓:隨著網絡越來越復雜及規模越來越大,對流量/帶寬的需求也越來越高。同時,網絡業務類型的種類也日益繁多,既有消費型應用,也有辦公型、生產型應用,而各種應用對帶寬的需求也各不相同,如傳感器應用的帶寬需求可能只有Kbps數量級,而一些超寬帶應用的帶寬需求可能達到20Gbps。

        面對如此多的業務類型,我們既不可能用千篇一律的方式去支持不同業務,也不可能把物理層搞成花樣很多。因此,我們需要在同一個物理網絡上,通過不同的邏輯組合,為每一個業務提供專門針對其服務質量要求的聯接服務,而基于人工管理模式的傳統網絡顯然無法滿足這種靈活性需求。網絡能不能理解客戶的意圖,自動組織網絡資源,來提供一個滿足客戶需要的所有網元配置?所以,網絡需要思考,在理解客戶業務意圖的基礎上,把意圖轉變為網絡的拓撲等資源配置,然后再通過仿真來校驗資源配置信道是否滿足客戶的要求,同時實時監測網絡情況,有變化就要及時調整。這種管理模式非常復雜,在傳統網絡中難以實現,因為原來沒有人工智能、大數據分析等技術,也就不能透徹地掌握各種業務的需求情況及網絡資源情況。

        此外,即使我們知道了應用層的需求,也有了組織網絡資源的方案,還需要有執行層面的技術手段將其落實到物理網絡上。過去缺乏這種手段,現在基于IPv6+的創新技術可提供這種手段,快速將應用層的需求轉化到具體網絡層和鏈路層以實現資源的調整。

        《華為技術》:網絡需要思考、理解客戶的業務意圖,把意圖轉變成網絡的資源配置,提供滿足客戶需要的聯接服務。那么,采用哪些創新技術可以打造具有思考能力的智能化網絡呢?

        鄔賀銓:首先是引入人工智能、大數據分析等技術,通過數據分析和人工智能推理,實時理解客戶的意圖,實時掌握網絡資源狀態,然后自動組織網絡切片、IP路由等網絡資源為客戶提供聯接服務。在這個過程中,還要通過仿真校驗來預判聯接服務是否滿足要求,同時借助實時業務質量“監測”以確保聯接服務可持續地滿足業務要求。

        其次,引入SRv6等IPv6+創新技術,把上述網絡資源配置方案真正落實到物理網絡中。我們知道,IPv6不但具備超大IP地址空間,還有很強的協議擴展能力,基于IPv6可以實現一系列的創新協議。例如基于IPv6的分段路由協議SRv6,可以在源端節點實現對整個路徑的調整,不再需要路由器之間大量的MPLS信令交換,且路徑建立及調整非常迅速,可以快速地組織、調整IP網絡資源,持續提供滿足客戶需求的聯接服務。

        AI使網絡具備思考能力,而IPv6+的SRv6靈活的選路能力則使網絡具備“想到做到”的快速執行能力。IPv6+AI的技術組合,使智能IP網絡可以理解客戶的業務意圖,把意圖轉變成網絡的資源配置,并快速落實到物理網絡中,持續提供滿足客戶需要的聯接服務。

        《華為技術》:現在網絡越來越復雜,規模越來越大,業務類型越來越多,我們有沒有可能借助人工智能、大數據分析這樣的技術,去提升網絡管理的自動化水平?

        鄔賀銓:當前,網絡運維管理還沒有完全擺脫過去依賴人工、依賴經驗的方式,響應業務需求、排除故障的速度還比較慢。我們希望網絡是智能的,網絡智能化的目標是自動駕駛。作為對比,在物理世界的交通領域,有從L1~L5的分級自動駕駛,我們希望網絡也能做到分層級的自動駕駛。一些設備廠商已經在與運營商合作開展一些智能化網絡的實驗,推進分層級自動駕駛網絡的落地,這是一個很好的探索。借助人工智能、大數據分析等技術,網絡有可能理解客戶的業務意圖,并快速響應;也有可能實時感知網絡狀態,識別網絡問題或潛在風險;還有可能通過故障模型匹配,快速定位問題、推薦解決方案。這樣,我們就能提升網絡管理的自動化水平,減少網絡故障,提升運維效率。 

        《華為技術》:數字化轉型正在深入千行百業,網絡智能化技術在金融、交通、教育、制造等行業的應用前景如何?

        鄔賀銓:一些工業、金融業的專用網絡涉及的網元規模沒那么大,業務流量的數量也沒那么多,智能IP網絡比較容易實現。但相對于普通公眾用戶,行業客戶對網絡智能化的需求則高得多,他們也愿意為此而做出一些投入。所以這些行業是智能IP網絡很好的切入點。

        例如金融企業、制造企業就對網絡有智能化的需求,希望通過軟件定義的廣域網技術,提供可靠的有質量保證的外網聯接服務,此外,其對使用新聯接技術構建高質量企業內網的需求也比較明顯。一家企業覆蓋了很多工廠、車間,這些工廠、車間之間需要低時延甚至是確定性時延的網絡來互聯。如果不采用智能技術,網絡就無法做到低時延及確定性時延。

        長久以來,傳統ICT產業界較為熟悉消費者的需求,但對千行百業的行業需求、特別是生產網絡的需求還不是很了解。因此,雙方需要更加緊密地合作,推動IPv6+時代智能IP網絡的規模部署,助力企業的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升級,并在此過程中培養更多的復合型人才。此外,標準化很重要,有了標準才能更好地實現互通。IETF等標準化組織已經在開展IPv6+創新技術的標準化工作,其中也有多家國內企業和專家的貢獻。此外,網絡安全是另一個需要重點考量的因素,面向生產場景,無論是金融企業還是工業企業,都希望在推動網絡智能化的同時,保證網絡的可信及安全。